通用Linux发行版:Debian

1993年诞生,Debian系发行版版主,其最出名的衍生版为Ubuntu。国产发行版担当Deepin也基于Debian。软件包数量众多,定制性强,对用户较友善。其软件包管理器为apt(超级牛力),软件包格式deb。

最出名的发行版:Ubuntu

(真正的小白发行版)
被广泛用于小型服务器中,也是大量小白首先接触的发行版。在Debian的基础上添加了许多实用功能,如PPA之类。其衍生版本也非常多,官方衍生版有Xubuntu(Xfce桌面)、Lubuntu(LXQT桌面)、Kubuntu(KDE桌面)、Ubuntu Studio(自带大量媒体编辑软件),非官方衍生版有曾坐镇Distrowatch排行榜的LinuxMint,对Windows用户友好的ZorinOS,等等。

国产发行版之王牌:Deepin

最符合国人使用习惯的发行版,其桌面环境dde以及常用软件均为深度团队自主开发,界面美观程度直逼KDE,软件商店让你找软件不再困难,还有更智能的深度软件包安装工具、方便的菜单……相比于Ubuntu等,Deepin不太像一个GNU/Linux发行版,但其易用性让它始终保持着DistroWatch前10的水平。

中国人最先熟悉的发行版系列:RHEL/Fedora/CentOS

大量的国产发行版为Red Hat系,许多中国的Linux著名教程(譬如《鸟哥的Linux私房菜》)也是以Red Hat系发行版为例子的。
RHEL因为主要用于服务器领域且不免费(貌似?),与我们关系不大;Fedora是Red Hat系里我们最常用的发行版,相对于Ubuntu有一些服务器配置方面的特色,也有多样的定制版。CentOS是服务器上的常青树,服务器管理功能相当强大。Red Hat系软件包管理器主要为yum,现在Fedora已经换成了更好用的dnf。

沉默的王者:openSUSE

SUSE是德国著名的发行版,openSUSE为其开源版本。由于种种原因,其名气没有Ubuntu、Fedora那么响亮,但包揽系统设置、软件管理的Yast管理器相当强大,其稳定性以及与KDE的紧密关系也能让你有舒心的Linux体验。

劝退发行版#1:archlinux

命 令 安 装
频 繁 报 错
教 程 繁 杂
不过其软件包管理器pacman有着极高效率,aur让arch有了远超Ubuntu、Fedora的软件包数量。其完成图形化的衍生版manjaro一经出世便大受欢迎,取代LinuxMint拿下DistroWatch头号交椅(MXLinux刷分不算),可见其易用性有多高。

劝退发行版#2:gentoo

命 令 安 装
疯 狂 报 错
迷 之 参 数
教 程 繁 杂
翻 译 不 全
万 年 编 译
夜 灯 长 亮
机 身 取 暖
内 核 劝 退
属于需求极高、喜欢折腾的人以及终极系统洁癖者的发行版,软件包管理器emerge默认以编译源代码的方式安装软件,定制性极高,但编译时长及难度劝退。同时eselect工具相当强大,能根据需求一键调节系统配置,满足需求。

究极劝退:LFS

这不是一个发行版,这是一本书!教你从内核开始一步步打造自己的发行版。
Linux系统安装最高境界。

Linux常用软件:
vlc 全能播放器
openshot 简单视频编辑
gimp 图像编辑
audacity 音频编辑
libreoffice、wps 办公软件
网易云音乐、deadbeef、Rhythmbox、Audacious 音乐播放
midori、firefox、chromium、opera、vivaidi 浏览器
catfish 快捷搜索
gparted 磁盘分区
file-roller、xarchiver GUI压缩软件

gnome系软件(一般用gtk开发):
登录管理器:gdm
文件管理器 nautilus
浏览器 epiphany-broswer
播放器 mplayer
软件包安装程序(Debian系) gdebi
终端 gnome-terminal
文本编辑器 gedit

kde系软件(一般用qt开发):
登录管理器:sddm
文件管理器 dolphin
浏览器 falkon
播放器 KMPlayer
软件包安装程序(Debian系) ark
终端 konsole
文本编辑器 kate

(Gnome、KDE桌面及其软件体系均相当庞大,且风格相对统一,所以安装某一桌面最好用其系内软件)

xfce桌面:
(xfce没有官方的dm)
文件管理器 thunar
终端 xfce4-terminal
文本编辑器mousepad

LXQT桌面:
登录管理器 LXDM
文件管理器 pcmanfm
文本编辑器featherpad
终端 qterminal
(这两个轻量级桌面以及openbox相对没有庞大的软件体系,xfce建议以安gnome系软件为主,LXQT随意)
另外,lightdm和xdm可以接受各种桌面(其实几乎所有的dm都接受各种各样的桌面,不过为了保持和谐,在linux中尽量安装同系软件)

失落的艾蒿

朦胧中看见
人们把艾蒿挂在门边
在睡梦里迎接下一年的平安
泥泞的路 牛羊和水田
被山的环绕包围
小小的溪从山涧流走
不知食过屈原的鱼是否经过这里

肉馅的粽子不再投江
粽叶是梦中的记忆
屈原早已化为泥土
龙舟上了电视,远方的人都聚到一起

蛋糕店传来粽子和生日蛋糕的香气
聚乙烯的塑料袋 我们走最近的路回家
三个十字路口 一单元三楼
端午放价的招牌闪着荧光
大街上喧嚣的人群
盖过五千年女儿们的笑

粽子、龙舟的摇篮曲
伟大的灵魂 美好的初代
但不过是记忆 祝愿也称不上祝愿
艾蒿赶不走恐惧和不安
神从来没有出现
只有夸父的叹息 在太阳面前

粽子的味道越来越美
家乡的龙舟队没有夺魁
但这就够了
端午就是初五 绝不含糊

情话

女孩

早读后淡淡的阳光
把你走廊上的影子
投在我的书里

我听你读书 听你自嘲
笑话你记不住课文的苦恼
风从属于你的窗外吹来
拂过我的皮肤与衣裙

唔 早就开始了吗
本来只是淡淡的 如阳光边的云

期待着每一天早晨的自己
看你眼神躲闪 像躲猫猫的游戏
期待着微笑的你
只期待唯一的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点点的 一点点的
你看我 我刻意地微笑
心中的小鸟颤着翅膀
把全身的魂拉向你
把我的整颗心送给你

男孩

一直注意着你的消息
早晨只想离你更近
恨不得就在你身边 守候你

你爱笑 我爱爱笑的你
你脸红 我爱害羞的你
从第一次听见 你的一呼一吸
关于你的一切都正合我意

每次都想让你看到最好的自己
而你把头埋进怀中 却支吾着言语

等待着长大后的你
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聪明
等待着为自己欢呼的你
等待着才情满怀的你
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呢
在此之前 我只想等待你
就像等待未来的自己
就算等完青春 我也愿意
因为我只想偷走你的笑颜
再把我的一生赔给你

颠覆

混乱

无知的梦
穿过的灌木林
渡船
山间的守墓者

错乱的光影
发黄的照片
女孩
高原上的城市

无法预知的未来
思辩中的真理
挽诗
消失的平行时空

世人

漫漫长夜笼罩在世间
早已分不清地与天
愚蠢的世人早已臣服于我
我要人们把虔诚奉献
乌云下举行盛礼与晚宴
世人把祭品送与我之前
盘中的女孩哭红了双眼
阳光下的石榴裙依旧那么耀眼

盛大的仪式只为死去留下纪念
形态的可爱只能迎来恐惧无限
我要夺走她美丽的容颜
和她绝望的心,不舍的爱情
然后用她的鲜血
染红土地一片

偶然想象着
她挣脱虚设的绳子
拿起一旁的宝剑
想象着她爱的人
唤出诅咒的闪电
但直到我将宝剑刺入她心脏的一刻
她爱的人在欢笑
竟是那么情愿

此时的我
在众人的眼中
在文字的上空
在大路之西东

远方的我
在舞雩台吹风
在东西晋装疯
在因果前摆弄

奔向

我们唱着同样曲调的歌
不同的歌词是彼此新的指引
我们接受彼此的召唤
奔向又一个精神的荒原

疲惫

有的东西
一开始就注定了要结束
有的感情
仅仅代表了一段旅途
忙碌充实了时光
忙碌冲淡了时光
只留下欢颜笑语在回想

是不是也有这么一天
我们长大,成人
然后也像大人一样
从一个笼子走到另一个笼子
渐渐麻痹了自己
没有痛感的老去

如果可能,我想走向北方
去冰冷的世界里买一杯咖啡
笑问什么让它的味道这么美
然后写信,给南方的爱人
告诉他们,梦想什么都不重要的啦

呼唤

到底什么才算是说话
那是血肉的振动编织成的声响
每一次张口都包含着生命呵
那是人类之初的呼唤
到底什么才算是诗
那是还没展开的文章
每一个字里都有着鸟鸣呵
那是语言之初的呼唤

爱她,就要迈步进入她的世界
就要用她最喜欢的云,给她以欢笑
爱她,就不要在远处长久地眺望
不要让她逝去,让你迷失方向
爱她,就不要让她为你而逡巡
不要让你的爱成全,让她的爱消散

诗是心中的音符

写诗亦如歌
写歌亦如诗
诗与歌之间
差一份女孩的感怀
差一个男孩的肺腑
我们不一定能读懂诗
但听得懂歌中的故事
因为歌能是心中的叙事诗
诗能是心中的音符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点亮属于自己的那盏灯
我感受着自己的呼吸
我听着墙上时钟滴滴答答响
像心跳的回音一样

与其等待风的帮助
等待阳光的鼓舞
不如在下雨之前
收起伞,先走
哪怕脚印会被冲刷
也总会踩出未来的脚步

不是

不是在什么时候
都能看见偏东的朝阳
正如不是在什么地方
都能感受到河流的热浪
不是所有的人
都在陌生的小路上彷徨
不是所有的情
都不怕被熟悉的欢笑灼伤
正如我曾想过的那样——

太阳照在新河桥上
街边飘着牛肉粉的香
窄窄的路被行道树阻挡
通向曾向往的天堂
天堂少不了歌唱
少不了书声琅琅
少不了 一支笔
带我遨游四方

不是所有的桥
都值得远望
(虽然桥外也很美)
不是所有的愁
都值得强说
(虽然我依旧是少年)
不是所有的我
都唱着同样的歌
(虽然我唱着每一个地方)
正如我曾想过的那样——

西夕阳 树影长 人影茫
(谈笑三载 忽成蚂蚁 匆匆忙忙)
疲倦的旅人
小憩在将融的雪上
冷风吹 页码飞 代码灰
(回忆三遍 当作浮色 一同洗去)
自由的鸟儿
正寻找着航向
我知道天地已然变样
是怀念增了重量
梧桐扶起了春光

梦醒

一.结界

梦与梦之间跨越不过的结界
沉醉了黑暗而迎接不了光的双眼
亦真亦幻的现实,如梦初醒的时刻
快让我接受这一切

二.空室

听着心跳的声音
灯火出现了光晕
一直厌烦的喧闹
为什么成了泡影
又一次陷入恐慌
又一次孤独地问自己
人生是一列火车
陪伴者终究只是陪伴

三.飘散

你知道它已经到来
倾刻之间 不再离开
你知道它已经远去
转眼飘散不再回来
爱不尽 恨不来
时间拉不住
便走无情路
门未开 灯还在
烟花不堪剪
相见无处勉

四.留念

"何日功成名遂了"
我曾把这句话念了好多遍
总以为自己离它太远
却不想走这么远也能实现
或将在功成名遂之前
哭遍一路上所有的留念

绝望

我要替他们感受绝望
哪怕我只是一位幸存者和旁观者
在逃不掉的绝望到来之前
我把他们还在做梦时画的画放在身旁
让他们跟着我流浪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绝望
这时我会在灾难到来之前
找个人让他替我保藏
然后我将昂首
大步迈向绝望的方向

结束

爱过了 说早就早
爱不过 一了百了
大不了
撕成碎片
扔进大火燃烧
任灰烬
随着泪水洒落
伴着呼唤缭绕

是可以

不知道前一步会走向哪里
只知道身后的路都是记忆
每走一步会留下脚印
却要马上让脚离开这里

原来快乐总是只有一瞬
拨开它只会剩下孤独
为何不让时间停留
但停留也留不住脚的离去
一步一步,是那么像
仿佛我们总是停在原地

情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哪怕痛也要痛到彻底
看见未来,要及时相信
是可以,不是做得可以……

远了

远了,远了
落满了阳光的街
在一点点淡去
风吹过
孩子的衣襟
穿过时光的大巴车
在风的呼唤里
回望的孩子
“风吹过我的小脸
吹不走我的心”

远了,远了
云也渐渐变淡
风吹走汽车的笛鸣
留下了
爱哭的孩子
爱唱歌的孩子
他在雨中漫步、高歌
“天地已然变样
回忆失了重量……”

他想到自己来到这里
才来那么久
却要随风
去一个又一个“那里”“那里”……
他不再听歌
他不再唱歌
风里的光色
翻遍了的录音盒
找不到更让他熟悉的旋律
只有拂不去的烦恼……

有人说不要害怕未来
十年后还能再会
可又有谁
知道十年后的模样?

远了,远了
落满了阳光的街
在一点点淡去
风吹过
孩子的衣襟
……

时间的诗

不知不觉间,晃过了上万年,
带走的是冬天,带来的还是冬天。
多少人还在等待?多少人还在游走?
多少童话没有结局,多少老人在留连?
多少话没有说完,多少情还在缠绵?
风吹过一声声问候,河水在时光里流,
福贵尘封于岁月,时光机也无法跨越。
许是舰队扭转了方向,但未来谁又能预言?
我们都是古人和孩子,猜不透这个世界。

夜之歌

无眠之夜,我恰如一点莹火在现实中游走;
无边之寂,没有一丝温度,我独自用呼吸温暖这个早冬之夜。
今夜的无眠,是无数个“梦”狂欢的温床,
而待我真正睡去,将是多少个“梦”的孤寂和失落——活跃的思维,只好等候下一次无眠......

我细细回味,曾经的梦,好多已淡如云烟;
十三个春秋,天真童年、懵懂少年,太多?太少?一时竟无语形容。
我仅知道,有过风有过雨,梦里的滋味知多少,醒来的滋味永远是五味杂陈。
心中铭记的是越过一道道黑夜之门款款而来的黎明,
令自已赏心悦目的场景,永远是面向朝阳,春暖花开的一刻。

暗夜无惧,因心存朝阳。
今夜无眠,信念如莹火为我照亮前路......
白天与黑夜的交错,只是我的一呼一吸;
艳阳与骤雨的变幻,只是我更替的美丽衣赏。
面对这无眠之夜,黑暗虽如无边大海,而我是个对大海津津乐道之人,
在命运的一呼一吸中,我华丽地变幻着装束,
这是我奋斗不息的人生,也是贯穿这无眠夜晚的永恒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