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氦锂铍:故事的开端

July 19, 2018 氢氦锂铍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李佚名一到座位旁边,便把书包往地上一扔,然后瘫坐下去。
“怎么啦?“同桌文紫悦把放在他桌上的一本练习册拖到自己桌上,熟练地摊开。
“嗯,就是最近啊,我关注了一个独立博客。”李佚名习惯于这样引出话题,他的“嗯“让人感觉异常熟悉。
“怎么了?”文紫悦拿出一只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道题。
“……准确来说是盯上了那个博客的博主了……”李佚名仿佛很随意地扫了一眼练习册。
“是妹子?”文紫悦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暗笑,不过李佚名能够感觉出来。“不,不要动不动就往那边想啦,也就是个马上就要高三的学生罢了。”
“这样啊,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吧。”文紫悦习惯性地把头埋进书中。平常偶然看她的时候,都会是这样的呢。
“是啊,不过我莫名对他挺有兴趣的。说起来——以前他写了很多诗。”
“感觉如何?”
“不知道在写什么,而且很不顺口。”李佚名说着便不由自主地摇头。“并且后面干脆诗都不写了,写了两篇内容空泛的随记,现在都已经一个月没写东西了呢。”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对那种人感兴趣啊……”
“我也想知道啊……可能是因为自己曾经也有要办独立博客的想法吧,加上他年龄并不比我相差多少。说到独立博客——”李佚名一口气说了下去。“我查了下whois才发现,那个博客域名还有几天就要过期了。”
“哦,真巧啊。——铁在常温下和氯气反应吗?”
“常温下不反应,但铁可以在氯气里燃烧。”
“哦。”文紫悦快速写下一个“A”。

“新学期,要换座位哦。”
班主任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教英语的女老师——现在那种常见的、年轻女孩的模样,看起来教龄应该不长吧。丁诚怎么也搞不懂,学校是怎么放心让她带这一届实验班的?
丁诚的新同桌是一位女生,个子不高,脸比较圆,头上的发箍很引人注目——嗯,很可爱的类型。不过丁诚可是牢记着一句话——人不可貌相。特别是对于这个时代里看起来可爱的女孩,往往都是之后争霸学校榜首的成绩食物链顶层——没办法,初中就是这样过来的……
“诶,刚换完座位就发呆,什么意思嘛……”一双手伸过来,狂敲他的桌子。说实话,那双手——真纤细呢,很有女孩子的味道。
“告诉你吧,只要我愿意,没有谁不会成为我的朋友。”女孩似乎天生说话就带着一种调皮的语调,一点也没有做作的感觉。
“呃,是吗……我正好相反,一直没什么朋友。”
“这样的吗……两个观点是矛盾的诶……不过最后,谁对谁错,总会出来的对吧?对了,我叫张卉。”女孩一直在笑,说话也带着笑意。
丁诚在心里说:就冲这开始,我已经输了呢。“我叫丁诚,请多……那个,你的名字挺美的。”
“是吗,以前也有人这么说。”
丁诚刚想说“和你人一个样”,心中的那个声音早已经按捺不住了——“这个开头,怎么和漫画那么像啊……”

文紫悦和李佚名同住一个小区,但不在同一个单元,所以不算是邻居。从初中一年级开始,他们就是同学——不是那种青梅竹马的关系啦,李佚名心想。曾经他们可是很少说话的,见面打招呼都会觉得尴尬的那种。可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直到现在。
现在就是在放学路上。李佚名还记得是文紫悦先出的教室,自己在校门口追上了她。每次都是这样,大概文紫悦也习惯了吧。
“嗯,我发现《岛上书店》的豆瓣评论不是很好呢。”
“是吗?我不觉得奇怪诶。”文紫悦把紫色的双肩背包往肩上扶了些。
“不过那本书挺对我胃口的。再说那不是美国的现象级畅销书么?”李佚名仰起头扶扶眼镜。他感觉文紫悦发出的那声“诶”,在本不算萌的她身上表现得有些调皮。
“是吗?也许比起来,我更喜欢《沙丘》或者《魔戒》一类的吧。”
“爱好不一样么……可是你不觉得《岛上书店》语言很幽默嘛……”
“还行啦,只是不太喜欢那种风格。”
“嘿,你们聊什么啊?《岛上书店》?”后面突然有一个女孩追了上来。“这位是文紫悦同学吧?”
“嗯,是的。我是李佚名,请多……不,对不起,我……”
“哈哈……”那家伙似乎没有掩饰自己笑声的意思。
“《岛上书店》我挺喜欢的。那个老板是个心肠很好的人吧?”
“等等,那是——《解忧杂货店》吧?”
“嗯?对,是啊,我弄错了。我真是笨啊。对了,我叫余欣怡,就是那个很常见的欣怡啦!”女孩有些不好意思。
又是一个毫不掩饰自己内心想法的女孩吧,李佚名在心里回忆着初中那些熟悉的身影。”这位同学,你追星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实在太像——我初中的一个同学了!”
“是吗?”李佚名看到文紫悦在微微点头。“嗯……比起这个,我发现文紫悦同学比我高诶。”
“是啊,你看他和我一样高。”文紫悦指了指李佚名。
“诶……不要一说话就说这种令人痛心的事情啦……”

“那个……丁诚,我英语不是很好,问你个问题。”
张卉困惑而纯粹的眼神令丁诚一颤。“我英语也不好啊,不过没准答得出来呢。”
“好,就是这里。”张卉把一本英语阅读书拉到丁诚面前。“这里的specific可以怎么解释?”
“等等,我想一下……在我的印象中,specific就是和certain一样啦。”丁诚挠挠头。
“所以用中文怎么解释?”
“嗯?不知道诶……我查下字典。……具体的,明确的……就是这样吧?”
“所以说到底是具体的,还是明确的?”
“这个,好像是一个意思吧……”
“不啦,你看这个。”张卉把笔往某个划线的地方敲了两下。“the specific part”,翻成“具体的部分”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有什么问题吗?”丁诚睁大眼睛。
“这是讲‘人的大脑并不是所有部分都被使用’的文章啦,所以这里的意思就是指某个明确的部分吧?”
“……为什么要纠结这个呢……哪怕对specific这个单词不熟,想到certain也能……感觉到这种意思吧……”丁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英语可不是光靠感觉就能学好的哦,丁诚同学?”张卉又露出那灿烂的笑容。丁诚感受到恐惧的味道——“刚刚还在说自己英语不好呢……”

“嗯,我关注的那个博客域名续费了,博主也发新文章了呢……”李佚名到了教室,把书包往椅子上一扔。
“这样啊。对了,那个博主叫什么名字?”文紫悦手向右一伸,把李佚名要掉下去的书包扶住。
“真名不知道,笔名好像叫……抒真。”
文紫悦猛然松开手。书包掉了下去。
“那个……是妹子吧?”
“不是啊,你干嘛呢?他明明做了自我介绍……”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