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武老街
归途
终于坐上了归途的列车,开往一个曾经熟悉的地方——常德。卧铺是那么的高,从下望去,是安静了的人群。有的行色匆匆,找着自己的位置;有的安逸的打开手机,又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之后,随着火车的开动,一点点微语也被引擎的轰鸣所取代,上铺也最先感受到了震动的强度。对于我,面对头一次硬卧,竟有了一丝小小的慌乱。
四周并没有窗。然而,低下头去,你会看到夜的漆黑,与车内灯火的温暖,对比得有些强烈。在火车的摇晃里,我又成了一名旅客,奔波在途。
突然思绪就散开了——一年后的回乡,从常德,到郴州,日常的生活,拜年的情景,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又变成半个孤独的我,与母亲一起沉默。时间依旧再走,明天我又有我的路。
遥望
白天的县城是不缺声音的。
从早晨菜市场的喧嚣开始,熙熙攘攘的人群,给厚重的老城区添了不少生气。大喇叭时时刻刻喊着减价的广告,粉店前少不了人们的指点,而汽车的狂奔,摩托的飞驰,则更让人忘不了这座县城的生机与活力了。
夜晚的县城是不缺色彩的。
到了霓虹灯亮的时候,各式各样的烧烤摊儿、烟花摊儿,齐齐的出来了。路灯把广场照得迷离,人群渐渐多了起来,跳广场舞的中国大妈,散步的人们,还有放烟花的孩子,一切就和白天一样。
而这,就是这个普通县城的景象吧。
然而有一天,夜已经深了,我从喧嚣还未散去的广场回来,却发现这一条街已然安静了不少。或许,是它睡了?还是白天闹得太厉害,晚上想休息一下?
我并没有看见多少。我不过在这里待了几天。面对曾经幼年居住地的目光,我无法说太多……
小住
家里还是老模样,有点大,有点空。
人们都大了一岁。有的还是幼年,娇嫩的生命等待着绽放;有的正值中年,在路与路之间辗转;有的已临夕阳,在安逸中过着每一天。
见到了新舅妈,单纯而善良,表妹也长得可爱。一家人出门放了次烟花,其乐融融。
除此之外呢?我似乎并没有做什么。曾经的梦想还在挣扎,在新的环境里,我努力寻找着自我。想与手机进行“战斗”,结果却是屡战屡败,甚至有一段时间,放弃了。
然而走过街头,看噪音里的人群,有几个是能够沉淀下来,追寻梦想的?
QQ空间里,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项新功能,叫"吃喝玩乐"。这大概,就是现代意义上“玩”的意思吧。
那么,苏轼游赤壁、王安石游褒禅山,不也是玩么?他们的那种忘我的意境,又有几人流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