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

November 2, 2017

访问: 842 次

中国人擅填词,日本人擅旋律,欧洲人擅和声,非洲美州人重节奏。

——网易云音乐 一生最无聊的人生

很多年后,汤姆老了,主人不再喜欢他,家里新来的猫咪也总欺负他。当猫咪们再一次将汤姆的食物扔出门外时,汤姆拖着已不再灵便的双腿走了好远,才将那块沾满灰尘的奶酪捡回来,他长舒一口气,在猫咪的嘲笑声中,小心翼翼地将奶酪放在墙角那个结满了蜘蛛网的老鼠洞即使他已经不在了…

——网易云音乐 帐号已注销

人死了后会怎样?你,我,他,没人可以解答。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毫无意义地死去——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这种意义就在于亲朋好友是否会为你立碑而已。死后无人收殓,痛苦莫过于此,无论是死者还是家属。
人类为了记录生活发明图画;为了记录历史发明文字;为了记录社会发明城镇。 为了记录人类而发明坟墓。
坟墓,本来就是为了记住死者而设立的,不是所有被记住的人都有坟墓,但有坟墓的人一定不被遗忘。
千户说:“与其说是忘掉的,不如说是为了不被忘掉而放进去的。” 为了不被忘掉。
但人类却是健忘的生物,即便是为了不被忘掉而设立了坟墓,终有一日也会将其忘记。 因为死,不能够被遗忘掉的同时,也不值得被记住。
人类就是在这样的生与死的轮回中生存下来的。 不过从人类发明坟墓初始,就已经预料到了会遗忘的事实,所以人们不止发明了坟墓。
尤莉说:“你看,不是还有这个家伙在这么。” 也将死亡托付给了无所不能的神灵,企图借此掩盖健忘的事实。 不过是为生活寻找的借口罢了。
チト「そのための石像か…」 チト「雪が強くなってきたね」 ユーリ「また寒くなるなぁ」 チト「戻しとかないと」 ユーリ「何を?」
チト「さっきユーが拾ってきちゃったやつ」 ユーリ「えーなんで~」 チト「あれはここにないと意味がないんだよ」
チト「ちゃんと場所わかるかなぁ」

——《少女终末旅行》第8话 B站评论

千户在黑暗中听到机械运转的声音。 “ここの設備はまだ生きてるのかもしれないな” 这里的设备可能还活着。
我们知道所谓生命,只要是生物都具有生命,但是有生命却不等于活着。从人文学科的角度上讲,只有人类才会“活着”,我们平常所说的“还活着”,其实是指“还有生命”。
那么,机械“还活着”,意思是机械“还有生命”吗? 我不知道。
从根本属性上讲,机械不属于生物,所以也就不存在生命。明明没有生命,却能自如地跟人类进行交流,仿佛拥有自我意识,除了生理(这么说似乎不太准确,身体)结构的不同之外,似乎跟普通人类没有区别。
千户和尤莉会产生保护那条鱼(つくみず老师没有给它画上鳍)的想法,那么跟人类没有区别的机器人产生相同的想法也就不足为奇。 共感。
因为这个共感,跨物种的交流奇迹般地得以实现。 但是人类却似乎没有将机器人当做不同物种的朋友来对待,robot的robo不是朋友,而是奴隶。
人类认为,机器人是由人类创造的,必须听命与人类。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原则。 机器人是由人类创造的。 人类是由大自然创造的。
然而大自然没有将人类视为奴隶,相反,人类疯狂想要征服自然。 那么由人类创造的机器人又会怎样呢? 我已经不敢接着想象下去了。

——《少女终末旅行》第九话 B站评论

人间从此,再无余光中;然而,相信在天国中,他却已然与太白相对而酌。而辽阔的大地之上,必将继续传唱他的歌声,他的诗与酒,他的乡愁……前尘隔海,古屋不再。缅怀余光中先生……

——洛谷

沙发被抢

  1. 路过~

添加新评论